四房色播,四房色播图片,四房色播视频,四房色播下载

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那......救了鬼呢?

  因为他,她开始遭人追杀,

  连平静的村子和善良的村人也遭池鱼之殃,

  这一切,难道都是因她一时的心软而铸成的大错吗?

  不。

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她发现,

  那些危机根本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她......

「食桃种其核,一年核生芽,二年长枝叶,三年桃有花......」小女孩哼着歌,蹲在树下收集花瓣,而后小心地将它们全放在竹篓里,偶尔拿了刚结果的春桃便往嘴里塞。

  「嗯......」她一边吃着、一边哼着乐音,脸颊因塞着食物而鼓得满满的。

  她有张可爱的瓜子脸,杏眼清澈,像一潭湖水映照着眼前绛桃的深红花瓣,她将一株残落的花瓣举到面前,微笑地轻吹口气,原本破损雕零的花动了下,垂软的花瓣轻颤着,而后慢慢立了起来,生意盎然。

  她轻哼着歌,将花瓣放到竹篓里,又拿起一朵残落的花儿轻吹。

  「妳在做什么?」

  小女孩抬头,瞧见一陌生的女子站在眼前,她伸手拂开刘海,想看得更清楚些。

  女子低下身,美丽温柔的面容让人失神,她穿著一袭白色的襦衣,披着粉色的披帛,全身散着香气。

  小女孩目不转睛地瞧着她,忽地屏住气息道:「我知道妳是谁,妳是桃花仙子。

」她在家里瞧过跟她穿著很像的画轴。

  女子笑逐颜开。

「妳也知道桃花仙子?」

  「奶奶说桃花仙子守护我们的村子,妳看,我们的村子都是桃花。

」女孩兴奋地指着触目可及的桃树林。

  「是啊。

」她轻语,顺着她的手势望向一大片桃花树,有白,有红,灿烂夺目。

  「桃花仙子,妳听见我的话了,对不对?」小女孩眨着清澈的眸子,一脸期盼。

「妳要把爹带回来对不对?」

  「妳爹怎么了?」她抚过女孩儿的眉眼,声音细柔多媚。

  「奶奶说爹死了,不会回来了。

」话毕,她清澈的眸子蒙上了水气。

「我每天在树下叫他的名字,有时能听见他说话。

  仙子望向她指的树,听见她又道:「爹就埋在这儿,桃花仙子,妳让爹回来好吗?」

  仙子叹口气。

「对不起,我没法救他。

  闻言,她眸中的泪一颗颗落下。

「没办法吗?」

  「对不起。

」仙子揽她入怀。

「我总是帮不了妳,对不起......」

  决澜听见仙子的哭泣,立刻忘了自己的悲伤,急问道:「仙子妳怎么了?」

  她稍稍放开决澜,擦去泪水。

「没什么。

妳收集落花要做什么?」她转个话题。

  「这是爹树上落下的花,我想把它们拿到屋里去。

  她微笑。

四房色播,「我刚刚瞧妳朝花儿吹气,再做一次给我看好吗?」

  决澜想了下。

「奶奶说不可以让别人看到,不过妳是仙子,应该没关系。

」她笑着拿起一朵雕零的花儿,朝它吹了口气。

「这样它就会活了。

  「像这样吗?」仙子笑着拿起一截刚落的桃枝吹了下,只见枝上发起嫩芽,而后往上伸展,开出灿烂的白碧桃。

  决澜目瞪口呆地望着她。

  「教妳好吗?」她盈笑。四房色播,四房色播图片,四房色播视频,四房色播下载

  决澜兴奋地点头。

  「很简单,妳只要跟它说话,它就会听妳的命令。

」她又拿起一枯树枝。

「像这样,吹口气,续妳命。

」她轻轻一吹,枯树颤了下,嫩芽争相冒出。

  决澜跃跃欲试地拿起一截枯枝,依样画葫芦。

「吹口气,续妳命。

」她鼓起腮帮子用力吹着。

  只见枯枝轻晃了下,没有动静。

  「嗯......」决澜皱起小眉头。

  「不要着急。

」仙子抚上她的发。

  决澜又吹口气,双眼直瞅着手上的枯枝。

「啊......有了......」她指着刚冒出的小小新芽,脸上是灿烂的笑意。

  「很简单,对吗?」她扬手一挥,地上的桃花瓣全飞扬起来。

「如果我还能再来,便教妳这个好吗?」

  「好棒......」决澜赞叹地望着飞扬的花瓣。

「好漂亮。

  她笑意更浓,再次扬手,只见花瓣全落入她的竹篓里。

  决澜发出赞叹声。

  「想学吗?」她笑问。

  「嗯。

」决澜用力点头。

「好有趣。

  「那我们先学个简单的。

」她抚过她额前的发。

  决澜听话地点头。

「好啊、好啊。

」她除了会朝花吹气之外,什么也不会。

  「在学之前,我先问妳个问题,妳知道桃花有几种吗?」

  「不知道。

」决兰摇首。

  「桃花有上千种,各有各的用处。

四房色播,」她忽地变出一颗桃子。

「像冬桃就味美可实,但是山桃的果实小,又酸苦,所以很少人吃,还有秦桃、缃核桃、绮叶桃、紫文桃、霜桃、胡桃、垂枝桃、粘核桃......很多很多种,最特殊的是长在天上的蟠桃,又叫王母桃,三千年才结一次果。

  决澜听得津津有味,称奇道:「三千年?」

  「是啊。

吃了可以长生不老。

」她笑答。

「有些桃花三年就结果,六、七年老化,十余年之后便枯了,不过,也有些桃树是可以活很久的。

  「我们村子里的桃花都活很久。

」决澜立即搭腔。

「我们一出生,爹娘就会为我们种一棵桃树,死了就埋在自己的树下,树上都有我们的名字。

  「是啊。

」她笑着抚过她细柔的发。

「你们这儿的桃花是最不同、最特殊的。

  决澜开心地笑着。

「因为桃花仙子喜欢我们村子对吗?」

  她轻语。

「是啊。四房色播,四房色播图片,四房色播视频,四房色播下载

  决澜偏头瞧着美丽的桃花仙子,忽然道:「仙子,妳还难过吗?」

  「什么?」她不解。

  「爹说,村子里流过的河是妳的泪水,那是妳被带回天上时眼泪掉到村子里变成的。

」决澜瞅着她,听见她长叹一声。

  「妳还听了什么吗──」

  「决澜──决澜──」

  「是奶奶。

」她兴奋道:「如果奶奶瞧见妳,一定会很高兴的。

  「嘘。

」仙子将手放在她唇上。

「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要告诉妳奶奶好吗?还有,明天我在这儿等妳,我要给妳一样东西。

  见她身形愈来愈淡,决澜喊道:「桃花仙子、桃花仙子,不要走。

  「决澜......」她漾起笑,身形往后飘去。

「我好高兴能见到妳。

  「桃花仙子......」决澜奔上前想捉住她,却只扑到了空气。

  「我就知道妳一定在这儿。

  决澜转过身。

「奶奶。

  「回去吧。

该吃饭了。

」她伸出手。

  「刚刚,刚刚......」决澜猛地收了口。

  「什么?」

  决澜张嘴欲言,可最后还是沉默以对,心里纳闷着桃花仙子为什么不愿意让奶奶知道?

  「走吧。

  「嗯。

四房色播,」决澜背起竹篓,握着奶奶的手慢慢离去,还不时回头看着桃花。

「将军,有陷阱──」

  「咱们中计了──」

  「快退──啊──」

  南宫无尚站在鲜血与尸体堆积的战场上,哀嚎与吶喊充斥在天地间,他如鬼魅般地穿梭过一个又一个残缺不全的尸体,来到一名浴血奋战的将士身边。

  「他奶奶的,过来啊。

老子杀得你片甲不留。

」将士扯开喉咙喊。

  黑压压的天空忽地闪过一丝白亮的银光,随即是一声轰然的巨雷,他脸上满是灰土与血渍,脚上中了一支箭,右手让人砍了一刀,握着关刀的手沾着腻滑的鲜血,他面露精光,双眼满是着血丝。

  忽地,一阵箭雨朝他而来,将士仰天长啸,大喝一声:「将军快走,老子拚了──」他挥动手上的关刀,心里已知自己这条老命是活不过今天了。

「就算要死,老子也要多杀几个垫背的。

」话才说完,他的双腿各中一支箭,他吃痛一声,双膝跪下。

  在这一剎那,他知道自己死期已至,他以关刀撑地,想站起来,就算死,他也绝不瘫下。

  他没看清是什么以飞快的速度来到他眼前,但即使他没瞧见,也知道那是箭矢,他瞪大眼,心里明白躲不过这一箭了。

  就在这时,来到他眼前的箭矢忽然停了下来,且距离他的额际只有一寸,他楞了下,不可置信地看着箭矢在他眼前不正常的落下,仿佛他的身体周围砌了一道墙。

  「搞什么。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朝他射来的箭全落了地。

「他奶奶的,邪门了,俺在作梦吗?」他刮了自己一耳光。

「噢──」他吃痛地喊了一声。

「搞什么。

  他揉揉眼,而后双眼瞠大的立在原地,嘴巴也张得大开,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眼前的景象。四房色播,四房色播图片,四房色播视频,四房色播下载

  他瞪大眼,看着一老妇提着一盆水走出屋子,顺手便将盆里的水往外泼去,啪的一声全泼在他身上,他连动也没动,眼神呆滞。

  老妇甩了甩手上的盆子,蹒跚地正要回屋时,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地抬头看了下,而后木盆落了地,「锵」地一声在地上滚了几滚,落在眼前高大的汉子脚边。

  「阿海......」妇人的声音是不可置信的。

「阿海......是你吗?」

  「娘......」他的声音变调。

  「你......你回来了......」妇人走上前,神色激动。

  「我不知道......」大汉用力打了自己一耳光。

  「哎呀。

你做什么?」妇人上前拦着。

「你受伤了?怎么身上都是血?你中箭了。

  「不是呀。

俺......俺在打仗......可现在怎么回来了......」

  「你说什么呀。

算了算了,先进屋,看看你,都是血......」

  「不是我......我......」

  瞧着两人进屋,南宫无尚微微扯了下嘴角,他伸出右手掌心,一本簿子倏地出现,他翻开本子,瞧见册上「佟海」的名字一栏,「卒于三十又二」的字墨慢慢淡去。

  忽地,阴暗的天际伴着闪电再次打下一记响雷,他抬眼,发现天际散出了不寻常的斑斓色彩,他注视这异象,藏在面具下的浓眉皱了下来。

  「原来是你偷了生死簿。

」一抹鬼魅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他背后,声音带着几许高昂,几许尖锐,脸上戴着白色面具。

四房色播,  南宫无尚收握掌心,册子已然消失无影,他转头瞧见一白色的面具出现在他眼前。

「有什么事?」他对来人他的话语没有直接的回应,只是冷淡地回了句。

  「你刚刚应该也瞧见有不寻常的妖气窜出。

」因兑指了下天际。

「城门崩塌了。

  南宫无尚讶异地眨了下眼。

「怎么会?」那门是魔王设下的,一般的法力根本无法毁坏。

  「少主毁的。

」他的声音再次尖锐起来,蕴藏着几许兴奋。

「他为了个女人把城门给毁了,呵......」他高声地笑着。

  他刺耳的笑声让南宫无尚皱眉。

「王没有阻止?」

  「没有。

」因兑收起笑声。

「这不是很刺激吗?」

  南宫无尚瞥他一眼,没说话。

  「他们都在里头闷坏了,是该出来透透气。

」因兑转了下头,瞧着木屋里的人影。

「我也好久没吃人了。

  「你敢动他们,我会杀了你。

」他没有提高语调,只是冷冷地陈述。

  因兑笑了起来。

「啊。

我都忘了你以前是人类,人跟妖就是不一样,心肠终归是太软了,再说,你杀得了我吗?」

  南宫无尚突然倾身靠近他,转手间已亮出一把冰寒魄人的银剑挡在他面前。

「你可以试试看。

」他冰冷地说。

  「我是很想试你的能耐,不过......王不许我们动干戈,真是太可惜了。

」他奸笑着。

「不过,不用心急,我们终有一天能分高下,我有预感这一天不远了。

」他退后一步。

  南宫无尚撤去剑,没将因兑的话放在心上,自二十年前他的功力大增后,因兑三不五时便出言挑衅,他知道因兑想与他打一场,可因为王不许他们自相残杀,所以两人才一直相安无事。四房色播,四房色播图片,四房色播视频,四房色播下载

  「王要我来叫你回去,至于生死簿的事......」因兑忽然又阴阴地笑了起来。

「你放心,我心情不好才会多嘴,而现在......我可是非常愉快。

」他的身影逐渐消逝在黑暗中,只留下刺耳的笑声。

  南宫无尚没将他的话语放在心上,只是拿出生死簿,一页页地翻阅着,而后在瞧见「程印」二字时停了下来,随即诧异地挑了下眉毛,露出难得的笑意。

  他合上簿子,视线移至屋内的母子,听见老人家担忧的话语。

「伤的好严重,娘去请大夫。

  「不用了。

」佟海的声音还是充满疑惑。

「娘,俺没有作梦吧。

  「你怎么回事?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说作梦的事。

  南宫无尚右手一扬,隐没在夜色中。

  ☆☆☆

四房色播,  桃花村

  春日的暖阳映照在翠绿的林中,只见一排十几岁的少女拉满弓弦,表情肃穆,望着几尺开外的靶心。

 

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